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男子突發心梗,妻子用60分鐘急救挽回老公一條命,心梗救治必須邁過四道“檻”!

Le 18 April 2018, 09:52 dans autres 0

  男子突發心梗,妻子用60分鐘急救挽回老公一條命,心梗救治必須邁過四道“檻”!

  男子突發心梗,妻子用60分鐘專業急救戰勝死神

  心梗救治要邁過四道“檻”

  保健時報專傢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心血管內科副主任醫師 楊進剛

  近日,沈陽一男子突發心梗,妻子用60分鐘急救跑贏死神的新聞頗受大眾關註,作為紅十字愛心志願者的尹玉紅面對突發狀況,沉著、冷靜、及時、專業的處置,贏得瞭眾人包括專業人士的誇贊。其施救的整個過程也被稱為“急救教科書”。那麼,面對心梗我們應該如何正確應對呢?

類風濕性關節炎為一種自體免疫疾病,係免疫功能失調,導至免疫系統攻擊到關節,造成多發性慢性關節炎,這種發炎除了造成關節疼痛,嚴重者可能會有關節變形,甚至影響生活功能。

  發現癥狀絕不姑息

  故事回放:尹玉紅的丈夫馮長柏 49歲,平日身體狀況良好,但卻有長年吸煙、喝酒的不良嗜好,近期還經常熬夜。一日其獨自駕車探望妹夫,剛到目的地就感到胸悶,隨即渾身出汗,四肢冰冷,小便失禁,迅速回傢後已是氣喘籲籲、汗透衣褲。

  保健時報專傢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阜外醫院心血管內科副主任醫師楊進剛說,對於發生胸痛,疑似心肌梗死的患者而言,自己的生死取決於很多細小環節。這一個個細節,就像一道道門檻,對於心肌梗死患者,就像一道道絆馬索,一不留神就可能被絆倒,失去的則是生存的機會。

類風濕關節炎為一種自體免疫疾病,係免疫功能失調,導至免疫系統攻擊到關節,造成多發性慢性關節炎,這種發炎除了造成關節疼痛,嚴重者可能會有關節變形,甚至影響生活功能。

  第一道門檻是當不舒服時,得知道自己可能是心臟病。一項在北京進行的研究發現僅有不到三分之二的人知道心臟病發作的癥狀是胸痛或胸悶。持續性胸痛和大汗是最常見的癥狀,將近70%的患者有這兩種表現。當然,還有些不典型的患者,如每 40個心梗的人就有 1 人表現為上腹痛,每 100 個心梗患者就有1人表現為牙痛。

  美國有項研究發現,有51%發生心臟驟停的人在一月內有些警示癥狀,胸痛最為常見,其次是胸悶。曾到醫院看病的人有 32.1%存活,而沒去醫院看病的人僅 6%活下來。這說明有半數人在意外發生前是有警示癥狀的,但自己沒有註意,最後喪失瞭活下來的機會。

  最關鍵的急救措施是“呼叫救護車”

  故事回放:回到傢馮長柏已經是嘴唇發紫,尹玉紅命令丈夫馬上躺下,並撤去瞭枕頭,放松瞭氣道。同時,立刻撥打120,然後迅速翻找急救藥。在找到“肖酸甘油”後立即為丈夫喂服。

  楊進剛說,心梗急救的第二道門檻是當你胸口不舒服,懷疑自己是心梗時,該怎麼辦?很多人會說吃阿司匹林,或硝酸甘油、速效救心丸、丹參滴丸等,還有說翻身拍背的,這些回答都不正確。

  對於已經確診或高度懷疑是急性心肌梗死的人,在醫生指導下,吃300毫克阿司匹林的效果等同於溶栓,這是正確的。但是對於非專業人士來說,隻能懷疑自己可能是心梗,但具有類似癥狀的疾病還有很多,如主動脈夾層等。在這種情況下吃阿司匹林可能有不良反應,所以不推薦胸痛的病人吃阿司匹林。

Omni Mind Gym 全邁進心理服務提供專業的兒童智力評估,及學習評估如亞氏保加症測試、專注力缺乏及過度活躍症評估等

  硝酸甘油能夠緩解心絞痛癥狀,尤其是對之前診斷過冠心病,有心絞痛的病人能有效緩解心絞痛。但硝酸甘油隻能減輕癥狀,不能救命。在等待救護車時,用於臨時在傢裡的醫治措施是可以的。

  或者是在胸痛不適時,不清楚是心絞痛還是心梗時,可以先試用硝酸甘油,如果含服硝酸甘油後,癥狀能很快緩解,可暫緩呼叫救護車。但這種情況對初次發生心臟癥狀的病人不適用。對於復方丹參滴丸或速效救心丸等中成藥物,其療效善待定論。

  所以,正確答案應該是:呼叫救護車!救護車是救治心梗的關鍵環節,起到瞭危重病人的現場救治(包括心肺復蘇)、及時診斷、準確轉運到有救治能力的醫院(能開展溶栓和介入治療大醫院)的作用。

  做好院前急救為入院治療做準備

  故事回放:急救醫生到來後,尹玉紅第一時間和急救醫生匯報病情,說最關鍵的癥狀。在運送過程中,馮長柏相繼出現血壓下降、呼吸急促、脈博不穩等癥狀。尹玉紅當即決定改變去大醫院的計劃,選擇瞭距離最近的醫院,同時聯系大醫院權威心臟專傢前來會診,請醫院開辟綠色通道搶救。

  楊進剛說,心梗急救的第三道門檻是院前急救系統。中國的院前急救系統以城市為中心,尤其是農村地區院前醫療系統缺乏。研究發現,居住在農村地區的心梗患者使用救護車比例低,而且農村醫療服務能力差,導致瞭農村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病死率快速增加,中國農村因心梗而死亡的患者已經超過瞭城市患者。

  第二個問題是是否有組織的轉運系統,即院前急救人員已經明確診斷為心肌梗死,但能否有序轉運到有救治能力的醫院去,這需要有明確的轉運流程,現在一些大城市已經有瞭類似的文件支持。

  再有,在救護車上,醫護人員該做的事情也有很多,首先應該把心電圖傳到救治醫院,讓醫院做好準備,並在救護車上向病人和傢屬說明,應該接受什麼樣的治療。如果傢屬和病人同意,醫院就開始準備救治工作。

  救治的關鍵時刻切勿猶豫不決

  故事回放:13 分鐘後,急救車終於開到瞭醫院。醫生瞭解病情後,護士拿來七八張告知單讓尹玉紅簽署,尹玉紅拿起筆快速簽“知情、同意”,並說“傢屬配合醫生治療。隨後迅速辦理瞭住院手續。護士告訴傢屬要立即實施心臟支架手術,需要簽字。尹玉紅沒有一絲疑惑,立即簽字“同意”。5小時後,馮長柏轉危為安。

要對付糖尿病,長期打針節食不是辦法。抗糖修護素|通血管藥、清除胰臟長期積聚之毒素及代謝廢物、改善胰臟健康狀況才是根本治療的方法。

  楊進剛說,到達醫院後,還有一關就是傢屬的配合度。由於老百姓對支架不瞭解或有誤解,在院外已死亡 70%的病人情況下,剩下的 30%幸運兒即使到瞭醫院,在被告知需要做支架時,茫然不知所措。甚至在醫生苦口婆心建議做支架時,病人自己或傢屬反對做支架,白白失去瞭得以挽救生命的機會。

  在信息傳播魚龍混雜、謠言遍地的情況下,而且在醫患關系惡劣的情況下,這些病人和傢屬到瞭醫院,醫生需要重新做疾病科普,交代費用及可能發生的並發癥,這都需要面對病人或傢屬的質疑,需要時間。

  做支架能夠降低病人的死亡率,結合規范的藥物治療,能從 100 個心肌梗死病人死亡 15 個人,降低到死 5 個人左右,美國最好的醫院能降到 4 個死亡病人的水平。

  數據表明,中國醫生在給病人做完心電圖確診為心肌梗死,到病人傢屬簽字同意做支架,平均需要花費 50 分鐘,這之間就是磨嘴皮的時間。如果臨床判斷為急性血管閉塞,在 12 小時內,應盡快做支架或溶栓。

  還有一關就是辦住院手續。別以為這是小事,因為急性心梗病情緊急,每耽誤一分鐘,危險就增加一分。有些醫院就等著病人辦完住院手續,交一定數目的押金,才肯安排手術。

傳蘋果將與臺積電合作開發高節能MicroLED顯示技術

Le 21 November 2017, 05:45 dans Humeurs 0

繼傳聞蘋果將與臺灣廣達公司合作研發蘋果AR眼鏡之後,北京時間11月21日消息,蘋果公司可能正在與臺積電(臺灣積體電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開發MicroLED顯示技術,並有望在未來幾年取代OLED屏幕。蘋果今年剛推出的IPhone X就配備的OLED屏幕。

MicroLED產品的發光器件是固體化的微型LED燈珠(微米量級),雖然其制備與傳統LED燈珠差異較大,但是很好的繼承了傳統LED產業的巨大產能和技術積累,不存在規模化生產問題。在理想的工藝條件下,MicroLED的微結構制備比OLED復雜、產品電極性導致壹直塗覆工藝也復雜。

 

MicroLED有其獨特的優勢,壹是發光效率高,目前MicroLED在所有屏幕中發光效率最高,且還在大幅提升空間,有利於顯示設備的節能;二是發光能量密度最高,且還有提升空間,可以節約顯示設備有限的表面積,並部署更多的傳感器。目前的理論結果是,MicroLED和OLED比較,達到同等顯示器亮度,只需要後者10%左右的塗覆面積。

但是MicroLED的微結構和電極性特點使得成膜的缺陷控制難度更高。MicroLED自身是剛性結構,不利於全透明或者柔性產品制造,尤其在大型化顯示中,MicroLED的缺陷會進壹步被放大。

臺灣媒體起初對這項技術的前景持悲觀態度,他們認為,蘋果已經縮減了臺灣的MicroLED研發團隊規模,而且疲於應對這項技術的壹些實際制造問題。但後來,臺灣媒體報道蘋果的microLED屏幕將進入試生產階段。

蘋果擁有microLED技術已經有壹段時間,他們早在2014年就收購了專門開發這項技術的LuxVue公司。

與OLED壹樣,microLED將率先用於Apple Watch,之後才會應用在iPhone上。之前有傳聞稱,該公司今年就將在Apple Watch上使用這項技術,但後來又有報道稱,這項計劃將推遲到明年。

"No," said Susan, "and that is my trouble!

Le 7 November 2017, 10:19 dans Humeurs 0

 I showed the letter to Ralph, little thinking that any harm would ensue from my doing so.

 

"On the Wednesday, when I expected to see the Queen's officer, Ralph was absent from home all day, and on making inquiries I found he had gone on horseback into the woods.

 

"I began to be anxious, and I made inquiries about him in the stables and elsewhere. Then I found to my alarm that many of our young men were missing from Chiddingly that day.

 

"Ralph returned home in the afternoon, but he would tell me nothing—'these were not women's matters,' he said. That same night he took the road for London."

 

"And since then have you heard nothing?" said Sir John eagerly.

 

"Not until to-day," replied Susan. "This morning a messenger from Chiddingly brought me another letter from Mr. Geoffrey Fynes; he did not know that I had left home for London. It is this letter which fills me with anxiety and no little astonishment. I will read you the passage which deals with this business."

 

Susan's fair face flushed as she glanced over the letter which she held in her hand; then she read as follows—

 

"'There is danger abroad for some members of your house, I fear.

 

"'I am revealing a State secret to you at the risk of the loss of place, reputation, and, perhaps, even life itself! Yet I do not hesitate to tell you, my sweet Susan, all I know, for your interests are dearer to me than aught else in this world.

 

"'In a few words the matter stands thus—

 

"'The Queen's Pursuivant was assaulted by a band of men in Chiddingly wood on Wednesday morning; his warrant was forcibly taken from him and torn to pieces by the leader of the band. That leader was recognized by one of his men as Mr. William Jefferay.

 

"'The Queen's officers suffered no personal injury, but they were bound to trees in the forest, where they remained until nightfall, when a passing woodman released them. The Pursuivant is hastening to London to lay the whole matter before the Council.

 

"'Warn William that he may be arrested any day, and be brought before the Chancellor in the Star Chamber. My advice is that he take instant flight abroad.'"

Voir la suite ≫